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国内动态> 马化腾称病、丁磊饭局只剩三人 今年的乌镇有点冷

    马化腾称病、丁磊饭局只剩三人 今年的乌镇有点冷

  • 2019/10/22 9:21:47|文章来源:互联网|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过去5年的互联网大会,总是要等到秋末初冬的时候。所谓水乡冬日别有风情,是一种刺骨难耐的湿寒,大佬们围在火炉边,靠着一杯黄酒来暖身子。

           今年不一样了。

           今年,十月的阳光还带着小春的气息,互联网大会就急匆匆地开幕了。看见没,这次拉着雷军到水边畅谈5G的央视女记者,还穿着小裙子呢。

           虽是秋高天暖,但不管是大佬们还是每个微末的互联网从业者,心里却并不暖和。先前恐怕只是嘴上喊喊“行业寒冬”的人们,现在已经从内到外都感受到了十足的寒意。


          从“丁磊饭局”到“东兴夜宴”
          每年四季度在乌镇召集的这场“互联网大会”,是一个规格相当高的国际论坛。但是,对于互联网大佬而言,每年的乌镇大会,更重要的是另一件事:吃饭
          吃饭好啊,可以交朋友、不忘谈生意、还能排座次
          2014年,首届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作为最老的“70后”的丁磊,一时兴起,拉上田溯宁、张朝阳、沈向洋等8位大佬攒了个“老男人局”。
          一年又一年,相同的是饭局,不同的是局中之人。
          2015年,“丁磊饭局”的排场开始扩大,李彦宏、马化腾等11位互联网大佬都赫然在位。随后的2016年,饭局再次扩容到17人。
          到了2017年,直接来了20多位大佬,干脆玩成了“流水席”。那时有人笑称,市值超过5万亿的“互联网行业半壁江山”,都在这四张八仙桌子上。

          2017年,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是多少有点高光的一年。

          彼时而言,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8月,滴滴成功干掉Uber,在中国共享出行领域“一家独大”,象征着中国互联网行业野蛮生长与白刃混战,接近尾声。
          2014年9月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万”以及在随后11月的首届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提出的“互联网+”等概念,意味着中国互联网行业作为一个集体的正式登场。
          “补贴——扩大用户数量——培养用户黏性——盈利”:互联网行业的模式与生态,天生就对资本有着吸血般的渴求。
           但是对于一家公司,能否拿到钱来烧,不仅取决于项目质量,取决于资金松紧,还取决于宏观环境和人们对未来的预期。
            所以,烧钱是一场马拉松,而资金方与项目方则如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对项目方而言,大浪淘沙,赢家通吃,最后剩下的是金子;而对资金方而言,ABCD一轮轮地转手,最终一定是交到那些“南山高盛”、“西溪高盛”、以及一些低调的大型风投私募的手中。
            这个过程,便是人们口中常说的:互联网上半场

           2017年,丁磊的“百家宴”已经人多人杂,十八路诸侯讨董卓,见面点头握手,说不定还要派名片。剩下的呢?就负责夹菜转盘子了吧;
           于是,另外两位大佬——王兴和刘强东——干脆自己组局,拉上程维、姚劲波、张一鸣、宿华(快手)、周源(知乎)、王晓峰(摩拜)等人。

           这些人,与其说在一起吃饭,倒不如说是上朝。
           众星捧月,在一众西装领带之间,敢穿圆领衫露面的,当然只有马化腾同志。王兴和东哥呢?一左一右。而雷军周鸿祎来捧场,虽不是坐在下首,但也得离聚光灯稍微远那么一点点。
            一句话:这些“局中之人”以及他们在各自领域的公司,都是腾讯参投的。

            局中杯酒,局外江湖。从“丁磊饭局”到“东兴夜宴”,不变的是乌镇的饭局,变的局中之人,是中国互联网江湖的格局版图。
            聚义堂,排座次,版图已定,握手言和。2017年的乌镇大会,从某种意义上,仿佛吹响了中国互联网混战与厮杀的上半场的结束哨音。

           疆埸从未平静
           但是,正如微软CEO比尔盖茨所说,微软距离破产只有18个月。互联网行业,从来都不会真正“握手言和”。

           “通过烧钱积累起来的用户,是冲着补贴来的,一旦你开始收费,客户就会离开。同时只要有新的玩家进入,通过烧钱抢客户,那么竞争就又来了。所以在这个壁垒低、竞争无处不在的行业里面,虽说赢家通吃,但好日子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
           2017年1月,美团在南京推出叫车业务,共享出行行业的争夺,再度盘桓开战。这距离滴滴干掉Uber“坐稳江山”,连半年都不到。据说当时滴滴高管尽数从北京南下,去考察美团叫车的业务模式。
           事实上,不仅是美团,曹操专车、首汽约车、神州租车……无穷无尽的老二老三老四都在这个行业里默默地盯着那个“No.1”,随时准备好把它干掉。
           淘宝垄断网购和电商领域长达10年之久,但是夹缝中仍能杀出一个拼多多。大树底下不长草,但可以长蘑菇。
           重资本的京东,以物流见长,“上午下单、下午送达、送货上门”一直是京东引以为傲的服务,也是其核心竞争力所在。但是当美团推出了“菜篮子”业务之后,农贸市场和社区居民之间的联系被打通,京东到家以超市为核心的业务模式,又面临挑战。
           曾经听到有人夸美团菜篮子,说“下单买了一只鸡,拿到手的时候那只鸡的体温还在”。可见其新鲜程度,自然是天猫和京东超市没法比的。
           还有头条于今年上半年推出搜索业务,火烧百度后院……

           不知不觉,BAT的光芒已经稍显暗淡,“TMD”(头条T、美团M、滴滴D)虽然不雅,但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行业的一批新贵正在冉冉升起。
           2017年底,随着乌镇饭局的进行,网上一首打油诗开始流传:
    一无所有王健林,不知妻美刘强东;
    悔创阿里杰克马,普通家庭马化腾。

           在当时,这不过是几位“大佬”的自嘲与调侃,也不怕网友广传,而且第一句是不重要的,可以是“周周回国贾跃亭”、“家里最丑刘亦菲”、或者是“北大还行撒贝宁”,等等;但是站在今天,重新审视,忽然发觉这几句打油诗的后三句,几乎是一语成谶。
           “不知妻美”刘强东,去年8月深陷出轨与性侵事件;
           “悔创阿里”杰克马,今年9月份退休,离开了他一手建立的阿里;
           “普通家庭”马化腾,此次乌镇大会,以“身体有恙”拒绝出席。
           甚至连没有登上“打油诗”的百度李彦宏,在今年5月的一次关于AI的演讲现场,被一位极端网友一瓶凉水从头顶倒下去,惊呆之余,只剩一句“What’s your problem”给自己打圆场……

           风在变。
           喧嚣逐渐褪去
           如果说内部激烈的竞争使得互联网行业一刻都不能宁静,那么宏观大气候的冷暖,也随时在影响着这个行业里面每个人的生存状态。
           同样是2017年,高光时刻的中国互联网行业,出现了一个极度刺耳的不和谐音符——2017年5月,悟空单车破产清算,吹响了中国互联网下半场的开场哨音。
           随后,便是漫长的破产清算跑路潮,一家接一家,一个行业接一个行业。共享单车、网约车、充电宝、信用借伞、小贷、P2P、互联网金融……
           甫一开始,人们并不在意,觉得只是个别公司资金链断裂,烧钱游戏无法继续而退出;然而随着事态发展,担忧和质疑越来越深。第一步是对具体某个行业盈利模式的质疑(例如共享单车),第二步便是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玩法的担忧。
           在美国,华尔街对硅谷说:“你们必须继续亏损,这样才说明你们在搞新的点子出来,投资者才会信你们的故事,买你们的股票,你们的股价才会继续上涨。”
           在中国也是差不多的,只有不断地扩大烧钱规模,才能给投资人画更大的饼,才会有更多的PE进来接盘。
           有分析师担心,一旦互联网公司开始盈利,说不定他的股价就要下跌了。
           小蓝杯还在不停地“劫富济贫”,拿投资人的钱请那些买不起星爸爸的上班族喝咖啡;烧钱的游戏在继续,还有大量的行业没有被互联网的力量“洗礼”过。

           这当真的是魔幻一般的现实。
           但是,行业局部的小逻辑之上,还有宏观经济的大逻辑。全球经济在放缓,“闭眼撒钱”的年代已经过去,各国的货币政策,都在松与紧之间,进行着艰难的抉择。债务高企,挤压消费,我们在汽车行业已经清晰地看到。
           不要觉得消费习惯养成了就不会变。当人觉得叫外卖的“配送费”和“餐具费”难以接受的时候,他们就会去家门口的小店吃饭。虽然古人云“由奢入俭难”,但“量入为出”永远是人类的本能;与活下去相比,没有什么是“刚需”。
           在人类的基本需求,与消费主义价值观所衍生出来的种种“富贵病”之间,我们可以衡量新经济的泡沫的尺度。
           近闻,滴滴将开启新的一轮融资,估值为630亿。而滴在过去6年之中总亏损估算已接近400亿,而烧掉的钱高达550亿!如果把烧掉的钱看做本金,而当前估值看做收益的话,那么6年的总收益率仅为16%。
           这说明作为一家运营中的公司,像滴滴这样的玩法,能够为股东(投资者)带来的收益是极为有限的(平均每年3%都不到)。且这630亿如果想要变现的话,需要打多少折让,还是一个未知数。
           总而言之,站在2019年的尾巴上,对于此前如蒙眼狂奔一般的互联网经济的模式的质疑声音,已经非常之大。
           当喧嚣逐渐褪去,整个行业也许即将面临一次深刻的反思和重新定位。
           结语
           六年来,乌镇还是乌镇,那些枕河而居的小酒馆和咖啡店,见证了这里来来去去的互联网大佬们,就如同见证了这个疯狂与冷静、激情与理智并存的时代。
           今年的乌镇大会上,丁磊的饭局仍在继续,但捧场的只有李彦宏。吃了一半,孙丕恕(浪潮集团)加入进来。
           饭桌上,李彦宏对丁磊说:“今天有点冷,咱们喝热的吧。”这一幕被记者抓拍到。当时,李彦宏和丁磊,还都穿着短袖。
           这仿佛是中国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隐喻:寒冬将至,人们却还没做好准备。
  • 相关阅读
  •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