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国内动态> 【CISMA2019专家谈】吴吉灵:聚力“一带一路”,助力中国缝机走出去

    【CISMA2019专家谈】吴吉灵:聚力“一带一路”,助力中国缝机走出去

  • 2019/10/25 16:51:02|文章来源:中缝协|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作为世界最大的缝制机械制造中心,我国缝制机械行业面向全球193个国家出口,年出口总额约25亿美元。其中,“一带一路”既是多年来我国缝制机械行业出口的传统市场,同时也是当前及未来的重点市场。
     
    十年盘点
    中国缝机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总体情况
     

             1  出口增速增长迅猛   

           海关数据显示,近十年来,我国缝制机械行业对“一带一路”65个国家的出口额由6亿美元增长到15.4亿美元,占行业出口额总量的比重提升17个百分点。“一带一路”国家数量占行业出口国家总数的1/3,出口额却占行业全部出口额的2/3。近十年来,中国缝机对“一带一路”国家累计出口额为121亿美元,累计出口年平均增速为8.76%,高于行业出口年平均增速(5.33%)近3.5个百分点,显示了较为旺盛的发展需求。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纺织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持续向东南亚、南亚等低成本低关税国家转移,从2013年起,中国缝机对“一带一路”国家的出口明显加快,出口总量快速增加,年出口额首次突破两位数达到12亿美元,并保持了逐年稳定增长态势。这一时间点及变化,正值全球第四次产业转移进入规模化阶段,壮大了“一带一路”市场。

             2  三大板块额占九成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划分为七大独立市场板块,2018年中国缝机对七大市场板块出口额及占比情况如下:对东盟10国出口7.2亿美元,占比46%;对南亚8国出口4.7亿美元,占比31%;对西亚北非18国出口1.9亿美元,占比12%;对中亚5国、中东欧16国、独联体7国各出口约0.5-0.6亿美元,各自占比约3-4%,东亚内蒙占比0.05%。

           可以看出,东盟、南亚、西亚北非三大市场板块共36个国家,占行业对“一带一路”出口比重的89%,是当前我国缝制机械出口的主要市场板块。

             3  20国市场最为集中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中,以2018年数据为例,中国缝机对越南、印度、新加坡、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埃及、柬埔寨、乌兹别克斯坦、缅甸、俄罗斯联邦、马来西亚、泰国、波兰、伊朗、斯里兰卡、菲律宾、乌克兰、伊拉克等前20个国家出口额占比达到94%,这20个国家系我行业对“一带一路”出口的重点市场,具有非常高的集中度。

           这20个国家的分布是:东盟占8席;南亚占4席;西亚占3席;独联体占2席;中亚、北非、中东欧各占1席。可以看出,这20个重点市场也主要是集中在东盟、南亚、西亚。

              潜力市场需求稳增


           近五年来,我国对“一带一路”年平均出口额超过300万美元且年出口平均增速超过10%的国家有叙利亚、白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罗马尼亚、埃及、缅甸、越南、吉尔吉斯斯坦、波兰、斯里兰卡、孟加拉国等11个国家。

    可以看出,越南、孟加拉国、埃及、乌兹别克斯坦等具有承接纺织服装产业转移的明显优势,近年对缝制设备需求保持稳定较快增长势头。而叙利亚、白俄罗斯、罗马尼亚、吉尔吉斯斯坦等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虽然体量不大,但进口平均增速很快,具有较大发展潜力。
     
    最新数据
    1-7月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情况 

           2019年以来,受中美贸易争端持续升级和全球经济放缓的不利影响,国际纺织服装等订单和产能继续加快向“一带一路”国家转移,在中国缝制机械行业出口整体下行的不利形势下,行业对“一带一路”国家出口则依然保持低速增长。

             出口增速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据国家海关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1-7月,我国缝制机械出口额为14.38 亿美元,同比增长1.23 %。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额9.55亿美金,同比增长5.99%,增速仍高于行业出口增速4.8个百分点。“一带一路”出口占行业的比重提升4个百分点,市场集中度继续向“一带一路”倾斜。

             2  工业缝纫机仍是主要出口产品

           2019年1-7月,工业缝纫机、刺绣机、缝前缝后设备、零部件、家用机五大品类中,除刺绣机受印度、巴基斯坦这两大市场低迷影响继续下降外,其它均保持量值同比增长态势。可以看出,工业缝纫机依然是出口的主要品类,出口额占比达54%,刺绣机及缝前缝后设备分别占15%。

             自动类设备出口超七成
           从工业缝纫机的出口品种结构来看,2019年1-7月,行业对“一带一路”市场出口自动类工业缝纫机出口124万台,同比增长6.21%,占比72%;非自动类缝纫机出口49万台,同比增长2.47%,占比28%。工业缝纫机出口单价约300美元/台,同比增长4.66%。

    可以看出,行业对“一带一路”出口的自动类设备占比已经超过70%,自动类产品出口增速大于非自动产品,特别是以自动模板机、自动缝制单元设备等为代表的中高档缝制设备开始批量出口,带动行业的出口结构和档次水平正在较快提升和转变。

             4  主要市场出口情况

           2019年1-7月,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出口额超过1000万美金的重点市场有17个。其中,出口增速同比超过20%的有印度、乌兹别克斯坦、缅甸、埃及、柬埔寨、马来西亚、菲律宾等7个国家;出口增速同比下降的主要有孟加拉、新加坡、巴基斯坦、土耳其、波兰等5个国家。

    初步分析,巴基斯坦、土耳其主要受政治经济不稳定、金融体系脆弱、货币贬值、时局动荡等影响,尚未从2018年的经济低谷中走出来。孟加拉、波兰,由于受英国脱欧、国内流动性收紧、财政赤字增加等影响,服装出口有所放缓,造成对缝制设备需求下滑。

             5  重点市场前景看好


           2019年1-7月,我行业对“一带一路”的越南、印度、孟加拉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缅甸、埃及、柬埔寨等前十个重点市场出口额占比为77.6%。其中,越南、印度、孟加拉具有人口、产业承载力等优势,是我行业对“一带一路”出口的前三大市场。越南、印度、柬埔寨、埃及保持中速增长,乌兹别克斯坦、缅甸等需求实现高速增长,发展前景看好。

             6  三个变化值得关注

           1.“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的纺织服装产业持续壮大。

           在中美贸易争端持续升级的背景下,全球的供应链格局正在发生实质性变化。“一带一路”国家如越南、孟加拉等,快速吸引外资、外单,服装制鞋等产业迅速壮大,越南已成为美国和日本的第二大服装供应国,孟加拉成为欧盟的第二大服装供应国。中国服装在美国、日本、欧盟的份额有所下降。2018年中国服装比重下降3.6个百分点。

           2.越南成为“一带一路”中同时具备缝制机械组装生产和纺织服装等产业制造条件的国家。

           近年来,以日资为代表的家用及工业用缝制设备组装生产逐步向越南转移和布局,从2017年开始,越南对中国的缝制设备出口规模快速提升,出口额突破2000万美元,其缝制设备产能初步形成已经初具规模。 

           3.纺织服装等产业沿着“一带一路”呈现梯次转移趋势。

           在人工、成本、资源承载力等制约下,纺织服装产业正沿“一带一路”市场由东盟、南亚向中亚、西亚、非洲等更低成本国家转移,新的潜力市场沿“一带一路”轨迹不断向前传递。2019年7月,行业出口由负转正出现明显增长,除越南、印度等重点市场有一定增长外,主要就是来自于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埃及、伊拉克、沙特阿拉伯、约旦等市场对缝制设备需求量明显增长。

    展望未来
    抢抓机遇,有序拓展  

           展望未来,伴随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倡议的深入实施,我对中国缝机企业有4点发展建议:

             抢抓战略机遇,加快市场布局。

           预计未来五年,我国缝机对“一带一路”国家年出口额将达到20亿美元,将占到行业总出口份额的70-75%,具有较大发展潜力。建议紧抓机遇,不断探索将营销、服务甚至生产、研发等体系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布局,提升市场份额。

             调结构聚优势,积极拓展差异化市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国情和发展水平不一,对缝制设备具有高、中、低等多层次和多极化的需求。企业应针对自身的综合实力、市场定位、产品结构等,集中优势资源开拓差异化市场。

             3  推动协作互补共赢,构建良好竞争秩序。

           拓展国际市场风险大、成本高,容易陷入无序恶性竞争。从企业的生产品类、营销能力等来看,不少企业之间具有较高的互补性,建议通过整合资源、优势互补、抱团出海等方式,构建健康的竞争与合作机制,有序拓展国际市场。

             增强风险意识,理性有序拓展市场。

           “一带一路”国家数量众多,经济、社会、区域发展不平衡,民族宗教矛盾复杂,部分国家政局动荡,不安全因素突出。据国家发展和战略研究院的评估报告显示,2018年“一带一路”高风险和较高风险国家增多,南亚、西亚北非、独联体国家具有较高的投资风险,中东欧和东南亚的投资风险相对较低。建议提升风险意识,加强信息沟通,做好风险防控。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