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国内动态> 一台缝纫机上的工业互联网,服装制造正在被颠覆!

    一台缝纫机上的工业互联网,服装制造正在被颠覆!

  • 2019/12/20 9:33:19|文章来源:创嘉IE|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当下,服装行业面临着极其急迫的转型压力。过去,一个客户可能一次就一个款式下单10万件,现在大量的客户每次下单十几甚至几十个款式,每个款式第一单可能就100件。但如果他们卖的好,他们会很快追加500件、5000件、50000件,而且交货的时间很急。不仅新的客户如此,老的客户也随着互联网的变化,订单特点开始往小批量高频次靠拢。
           我们服装行业在过去形成的生产和供应链体系,几乎都是稳态的、刚性的,我们从来没有服务过这种柔性的订单需求。要拿下这样的订单,服装制造就必须实现从刚性制造到柔性制造的转型。

    上图:汉帛掌门人高敏——产业互联网赋能传统制造。



           服装智造云:一台缝纫机上的产业互联网
           服装智造云,基于我们解决服装行业智能制造的整体解决方案,必然是软件硬件一体化的。

           如果从系统的角度来看,从计划排期开始,到整个生产过程的经营管理、生产管理、包括每个工序流程。

           对应到工厂方面,就要有工业终端感知设备。这个终端体系主要有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采集设备的参数、设备的状态,这是我们实现柔性制造在数据上的基础;还有一部分就是为了展现我们整个工作的流程,包括工作指令、工作表现等,它是可以把生产终端采集记录的这些数据,展现给相关方,提供项目协作的效率。

           解决方案里面,我们会利用pc端的应用,还有现场的电子看板,以及我们的工人所使用的工业手机、工业平板等。做到既能够获取数据,也能够表达数据。
    获取数据、表达数据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人员、设备、物料的全链条数据管理。这也是智造云解决方案的核心逻辑。

           根据这个核心逻辑,智造云解决方案会聚焦在交期、成本、品质这三个关于成衣加工的最重要的指标上:

           交期:传统生产的大订单要有三个月到半年的生产周期,那哈勃智造云必然要把生产周期缩短,把订单从原来的三个月变到15天甚至到3到7天,这是智造云解决方案里面一个非常出彩的成绩,也是实现柔性制造在产能上的重要支持;

           品质:由于把整个生产过程当中工艺工序全部数据化,智造云能够实现品质的追踪、透明化。这意味着我们不仅知道精确的不良率,还能提早甚至现场发现,错在哪个工位哪道工序哪一针,精准发现问题,精准改进;

           成本:当所有的数据都采集出来,后台通过数据分析,就可以把制造成本管理成本,包括我们整个生产过程当中一些冗余成本,用真实可感知的数据分析展现出来,为进一步优化成本提供明确的方向。

           不良率预期至少可以降低20%甚至更高,生产效率提高30%,通过智能仪表对水电气的监控,能源成本降低15%,并实现柔性制造。这是我们智造云到今天为止的成绩单。

           服装智造云的思路是,我们就从一台缝纫机开始。

           我们在一台缝纫机上加装传感器,它可以链接到你的手机上,通过APP来呈现,非常简单平价的改装方式。
           改装后,你能得到大量全新的工作指令,例如知道这台缝纫机扎了多少针,用了多少布和电,自动计算它一天的工作效率,通过缝纫机给操作它大的工人发指令。

           而这些功能集合在一起,就能带来效率提升、成本优化,以及更直观的认知,更理性的决策。

           智能工厂要实现,首先要标准化,工序工艺要标准可衡量;然后要数字化,可以被计算被采集;最终实现数据分析,智能决策,也就是智能化。
           哈勃智造云长年努力的结果,就是在一台缝纫机上实现了这三化改造。

           垂至腰际的黝黑长发和一张笑起来略带羞涩的娃娃脸,是高敏给人的第一印象。

           不过,当她坐在你面前,开始讲述她对于服装行业的理解和战略谋局之时,不容置疑的语调和严密系统的表达,会让人瞬间感受到来自“霸道女总裁”的无形压力。

           这位80后女企业家,如今管理着近万名员工、操盘超20亿元资产,并正雄心勃勃地带领着八年前从父亲手中接过的汉帛,进入中国制造业转型探索的无人区。 

           这样一家典型的中国传统制造企业,一年前却选择了一位打破“次元壁”的合作伙伴。2019年初,高敏宣布汉帛与富士康达成合作,将富士康的柔性生产与智能制造能力导入汉帛的生产体系。

           一家传统女装制造业和一家全球科技代工巨头,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高敏说,当下的产业互联网革命,正发生在汉帛工厂流水线的缝纫机上。

           如今,这场发生在中国制造最底层的革命已悄悄进行了一年时间,而对于高敏来说,“现在也许是时候了。”

           改造缝纫机

           在产业转型升级的语境中,纺织业一度被视作首先“抛弃”的旧动能。不过,中国服装协会专职副会长周一奇,此前在“CCG全球时尚文化产业研究中心”成立仪式上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指出,中国服装产业目前拥有15万家规上企业、在2018年占据社会消费零售总额的10%——纺织服装业依然是实体经济的中坚力量。

           随着以李佳琦、薇娅为代表的带货网红、淘宝品牌、社区电商的订单逐渐增多,服装业面临的环境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以大客户为中心,随之而来的大批量订单已逐渐成为历史,对于包括汉帛在内的传统生产企业来说,转型已经势在必行。

           但如何转型,成为摆在同行竞业者们的首要难题。工人手中那台小小的缝纫机,成为了高敏改造汉帛的突破口。“我们的逻辑很简单。现在大部分软件或大众系统,可以呈现很多可视化的信息,除了成本比较高,你会发现中间还缺一个东西——缝纫机的数据。所以我们就跟所有软件公司反过来,先切缝纫机的数据。”

           在汉帛,高敏为缝纫机建立了一整套解决方案,“我们会在每台缝纫机上装一台设备(Device),这台机器可以抓取缝纫机的数据,同时又可以指导工人进行哪一步操作工序。所以在新的产线上,机器不动人动。工人根据不同款式,刷卡用这台设备看他要做什么工序,工人会流动起来。”

           尽管还没有为这台设备想出一个名字,但高敏对其充满了期待,“工业领域并没有成功的产业互联网项目,尽管也有类似的项目,但整体投入成本非常大。但我们整套系统加起来,一个百人工厂,可能20万元左右就能搞定。”

           在高敏看来,相比此前风生水起的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门槛要高得多。“我找了一批最传统的互联网人一起做这件事情。所以我不怕被挖人,只有最传统的纺织制造业出身和最传统的互联网人在一起,才能产生这样的综合效应。”

           起码从目前来看,趋势站在了高敏这边:导入富士康的智能制造能力、成立哈勃智慧云、构建“ZHI”时尚产业链……汉帛在她接手之后每年实现了30%的增长。2018年,高敏受邀进入由全球6个核心供应商组成的H&M战略顾问团,此前的汉帛管理层从未有此待遇。

           如今的高敏把汉帛定义为服务产业的服务商,“这个产业永远不可能只是一个点,而是所有环节一气呵成。卖面料的人永远在想做什么衣服,做衣服的人永远在想怎么做出来,做出来的人永远在想怎么卖出去,一环连着一环,从头到尾联动起来。”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