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市场行情> “一罩难求”催生行业乱象 口罩机生产企业心忧过热

    “一罩难求”催生行业乱象 口罩机生产企业心忧过热

  • 2020/3/26 13:55:25|文章来源:经济日报|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一个月前,许多公司掀起转产口罩和口罩机的高潮;一个月后,转产公司纷纷苦不堪言。

           记者实地走访数家口罩和口罩机生产企业,从一哄而上到有苦难言。一些口罩生产商谋求赚快钱,最终导致口罩和口罩机制造厂家陷入泥潭。


           口罩暴利 客户抢机

           在广东一家转产口罩机的公司门外,七八个年轻人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不时抬头注视出入厂区的货车。“他们都是客户派来守着提货的。”该公司负责销售的经理对记者表示。

           把口罩机拉走放到生产车间,不等于就能用。口罩机,是将多层无纺布通过热压、折叠成型,超声波焊接,废料切除,耳带鼻梁条焊接等工序制造出具有一定过滤性能的各种口罩。

           熟悉自动化设备的工程师李波(化名)表示,口罩机属于非标自动化设备,所谓“三分做,七分调”,没有前期进行调试,口罩机要达到设计产能并不容易。“大量临时上马准备赚快钱的小企业,没有任何自动化机械的调试经验,以为口罩机买回去接上电源按个开关就能用,这是异想天开。”李波表示。

           但高额利润和赚快钱的心态,让订购了口罩机的客户急不可耐。假定一整套全自动口罩设备售价40万-50万元,按每台口罩机每分钟生产100个,1天两班倒进行生产,则1天可生产9.6万个口罩,单个售价2元,一天净收入19.2万元,达产后3天内就能回本。而再往后,机器开多少天,就能赚多少天。

           此前有机构统计,在第二产业、医疗、交通运输业等行业复工的情况下,每天将有2.38亿人需要戴口罩;若是全面复工,按照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国内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合计就业人口为5.33亿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每天至少需要5.33亿只口罩。

           另外,目前全国大中小学均未开学,全国共有2.6亿小学生、初中生,3635万高中生、大学生,在后续的复学阶段,学生日均口罩需求量为2.96亿。也就是说,要满足全社会的复工复学,日均口罩需求量在8.29亿。就目前的产量仍然是远远不够的。

           即使在熔喷布等原材料飞速涨价后,口罩的利润之高仍是让参与的商家“抢红了眼”。天眼查最新数据显示,国内以口罩为名的注册企业、公司、单位,达到5万家以上;二月底,全国口罩日产能更从2000万冲到了1.16亿,翻了5倍多。

           “既有赚快钱的,也有给政府拍胸脯承诺临时上马口罩生产的,都在一拥而上抢购口罩机。”深圳一转产口罩机的企业董事杨明(化名)告诉记者。

           想赚快钱的企业有多少,前述转产口罩机公司的销售经理给了一组数字:公司接到的口罩机订单中,超过一半是订购一到两台的小企业,之前没有任何口罩生产经验。

           除了赚快钱外,所谓给政府“拍胸脯承诺”购入口罩机的企业,更多是冲着补贴而来。

           2月7日,在广东省财政厅大力支持下,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印发《关于支持防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用品(具)装备企业扩大生产的紧急通知》,明确在省内注册的口罩机、防护服贴条机、负压救护车等重点急需设备及关键零部件等装备企业,对服从国家和省医疗防控物资调度要求的生产销售予以奖励,奖补期限为2月7日到4月20日,以设备实际发货或交付时间为准,奖励金额最高可达设备售价的50%,单个企业最高奖励可达3000万元。

           类似广东的政府补贴政策,在各地也在陆续实施。杨明指出,政府补贴政策给生产厂家扩大产能兜底,消除生产厂家的风险。但不可避免的是,政府的补贴在鼓励企业生产和购买口罩机的同时,也吸引了各种投机者的进入。


           一哄而上 产能飙升

           “没有人想到口罩机的订单量会这么大。”3月12日,前述转产口罩机的公司车间内,记者见到了公司总裁王义(化名),谈起公司转产口罩机至今的行业乱象,他表示充满压力与无奈。

           该企业原本的主营业务是自动化设备制造,有着生产自动化设备的成熟经验,口罩机技术要求并不高,在与上游供应商确认备件充足后,该企业决定迅速转产口罩机。

           而这只是“全民口罩机”的一个缩影。2月以来,宣布转产口罩机的上市公司已不少。A股的科大智能、赢合科技、金太阳、拓斯达、南兴股份、智云股份等上市公司也纷纷涉足口罩机生产。

           中小民营企业转产口罩机的公司更多不胜数。据业内人士不完全统计,仅珠三角地区春节后就有超过500家自动化设备公司宣布生产口罩机,其中大部分为新增产能并且还在持续增加。

           深圳市电子装备产业协会会长施皓介绍,疫情爆发后,深圳转产口罩产业链企业有四五十家,而位于宝安松岗健仓产业园的德富莱公司就是加入转产口罩机的公司之一。董事长屠国权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公司1月27日开始筹备研发力量,改造口罩机的自动化生产线,首批全自动口罩生产线于2月23日向中国石化完成交付。

           央企也加入口罩机制造行列。国务院国资委组织航空工业集团、中国船舶集团、兵器工业集团、中国电子、国机集团和通用技术集团6家中央企业,紧急开展联合研制攻关,在短短十几天内就上马28个型号的设备研制。到2月底,6家企业压条机均已开始批量供货,口罩机也拿出了样机,具备了批量供货的条件。目前已初步具备日产压条机约35-40台、平面口罩机约25-30台、立体口罩机约3-5台的产能。

           “一台口罩机1000多个零件,对于有精密制造相关能力的企业而言,口罩机没有技术门槛。”王义认为,“专用自动化设备对精度要求是非常高的,但口罩机的精度只需以毫米级为单位,口罩机设备相对是比较简单的。”

           但随着大量企业投入到口罩机生产行列,局面的快速转变让转产的企业始料未及。

           “口罩的暴利面前,大家都失去了理智。”面对守在工厂门外等候交货的客户,王义陷入了意想不到的被动局面。从开始设计图纸并于春节期间紧急开发,王义所在的公司可谓行业里最先响应并实现转产的。由于和上游供应商沟通较早,王义表示,按当时情况,公司日产能在30台以上,交期在20-25天左右,满足订单需求是没有问题的。

           随着各地企业纷纷扩产转产口罩机,上游零部件供不应求,企业已无法实现如期交货。

           “由于交货延误,场面一度失控。”王义表示,部分客户守在公司门口等货,出一台机器就拉走一台,也不给公司调试时间。更有甚者直接进入车间,看到口罩机就认领为自己购买的设备,要求拉走;甚至有部分偏激的客户直接拉走零件,说自己有能力组装,不需要公司协助。

           不胜其苦的不止王义。杨明表示,旗下公司员工们每天都在连轴转,但因零配件供应、调机工人等因素掣肘,当前口罩机产能不足的矛盾十分突出,许多企业的订单交付还是出现了延期。


           延期退单 陷入漩涡

           疫情之下,人人都变得急躁起来

           口罩机厂家受限于上游供应量,无法如期交货,退单延期已成为无可奈何的选择。前述转产口罩机的公司日前也发出了公告函,对口罩机延期交付致歉并提出交付期限延后20天。王义表示,作出上述安排实在无奈之举。现在口罩机有一些已退订,将继续加快生产完成余下的订单。

           上市公司金太阳3月4日在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受加工程度复杂、零配件供应、调机环节缺少有经验技术人员等因素限制,公司控股子公司口罩机产能有限,订单的交付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作为国内口罩机传统生产厂家规模排名前五的东莞快裕达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直接在官网处打出了“我司订单爆满,暂时不接任何订单”字样。快裕达方面表示,“工厂产能有限,已停止接单和相关报价。”

           据行业内预测,未来国内每天口罩产量达到2亿只时,按照标准口罩机每天正常生产,口罩机的市场容量乐观估计在3000台左右。如果口罩机制造数量无止境增加,当疫情好转口罩不再紧缺,跟风制造的口罩机将成为库存。

           事实上,近期业内已有警示。3月2日,深圳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专门发文提示风险,呼吁中小企业应该谨慎入局口罩机生产。文章提到,目前已经出现了部分企业因各种原因,无法按时完成交付口罩机的情况。

           日前广东省医疗器械管理协会发布文件,也对有意向投入口罩等防控医疗器械产品生产的企业作出建议及指引。文件表示,鉴于疫情全球扩散,亦有企业计划转外销,但外销产品需获得各个地区的相关认证,认证时间周期较长,具有较大的市场风险,因此建议广大企业应在充分调研市场现状,并充分考虑生产环境、设备、原材料、人员、技术等因素后,全面审度自身条件,审慎投产。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