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缝制文化> 制造强则国家强,回顾美国制造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制造强则国家强,回顾美国制造业面临的主要问题

  • 2021/9/2 9:53:54|文章来源:贲霖 知识自动化|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制造业一直在美国国计民生和国家战略上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实际上每一个主要工业国家,没有不把制造业放在国策中第一重要的位置的。当今美国制造业的衰退,已经引起了美国国家和民众的日益关注。很显然,这与美国的国际地位、国家利益不相吻合。而关于“制造业对于美国是否重要”的这种辩论,一直也没有停止过。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研究,在128个国家中,超过70%的收入差异可以由它们在制造业产品出口上的差异来解释。

    从基础研究的角度看,在美国私有资金研发投入中,来自制造业的约占2/3。美国60%的研发人员由制造业雇佣。在美国,90%的专利产生自制造业。

    贸易问题和就业岗位问题一直是争论的焦点

    美国制造业的国际优势在缩小。贸易和出口则一直是美国的硬伤。美国制造业在过去20年的逐步衰落造成长期的贸易赤字。而且,从2002年开始,高科技产品贸易也每年出现赤字。2003年,在产品出口总额上,德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随后,2009年又被中国超越。

    不仅在制造业的蓝领工作上美国大量外包,而且这种情况正在向很多白领研发工作上蔓延。过去的几年,美国企业在海外的研发投入是在本土的3倍。

    最头疼的是,就业问题仍然比较严重。制造业雇佣工人从20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一直保持在1700万~1800万。制造业就业岗位从1998年的1760万个下降到2010年的1160万个。近年来,美国制造业虽然有所恢复,但是,2015年制造业的就业岗位也只达到1231万个。据2015年美国制造业者协会NAM统计数据,美国先进技术产品的全球出口份额也从21%下降到15%,相应地丧失了500万个就业机会。

    贸易问题和就业岗位问题一直是美国国内争吵最大的地方。在2016年以前,华盛顿的贸易机构及其支持者一直认为工作流失是由于技术和自动化造成的,因此贸易不必承担责任,进而政治上继续支持贸易持续扩张。“贸易在美国制造业前所未有的工作流失中最多扮演了微乎其微的角色”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观点。这一观点的典型代表是《纽约时报》题为《长期的工作杀手不是中国,而是自动化》的文章。美国制造业的产出在2015年达到历史新高。在过去的35年间,制造商裁掉了700多万个工作岗位,但同时他们的产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当然,这个观点也会有争议,美国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在多个报告中阐述了这一点。简单来说,1999—2015年GDP实际增长了37%,而制造业实际产出只增长了27%。如果科技造成了所有的工作流失,那么制造业实际产出的增速应与GDP一致。实际上恰恰相反,制造业反而更糟。

    类似的辩论一直就没有停止。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高速发展,这一争论会继续加大。但不管如何,在制造业,不仅低端的工作在丢失,高技术领域同样在丢失。不仅在制造业,甚至在软件和服务行业也在发生类似的情况。印度正在以更低的人力成本大量外包美国的代码开发的工作。

    制造业在所有可观的经济门类中拥有最大的效应系数

    但是制造业在扩大就业方面的能力却是大家都公认的,处于各个不同行业的领头位置。美国《初步设计》报告中提到,制造业在美国所有可观的经济门类中,拥有最大的效应系数:制造业上每投入1美元,在相关经济活动中将产出1.35美元。相比之下,服务业每投入1美元,相关经济活动产出是0.55~0.66美元。平均来说,一个制造业工作支持了2.5个其他产业的就业,而在高端制造领域,可以支持高达16个。一个制造业的职位可以带来1.6个制造业外的就业,而一个先进制造领域的就业可带来5个先进制造业外的就业。

    而在企业的运营方面,美国感觉到了很多的压力。2011年,19个美国制造业主要门类中,有11个门类的产出少于2000年。也是在这10年中,有超过65 000个制造业运营实体终止了业务运营,几乎达到美国制造业运营实体总量的六分之一;截至2009年,美国一直是世界上第一制造业大国。而到201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制造业大国。

    自1980年以来,美国制造业从业者的平均周薪基本不变,而美国同期标准生活水平提高了3倍。产业工人的技术技能,而不是成本,是企业决定在何处生产运营的首要考虑因素。

    未能有效地将基础研究领域的投资转化为经济和商业价值

    很多发明诞生于美国的技术正在让美国觉得陌生,例如,美国已经不具备生产节能型LED(发光二极管)照明的知识、技能工人和供应链基础。类似的还有电子图书阅读器、电视、计算机、手机等。《美国制造》一书中曾经慨叹道,整个美国的航空飞机所赚取的利润全部被电视机的贸易逆差直接抹平。如此长的清单,还可以继续写下去:机器人、锂电池、太阳能电池、半导体存储装置、光刻机等。

    美国在电池的生产上也在失去其领先地位。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拨款240亿美元以推进先进电池的制造,以期将来的电动或者混合动力车辆电池不用依赖进口。而亚洲的公司包揽了除苹果以外所有品牌的手机、笔记本电脑的设计和制造。这种知识和产能的转移刺激了一部分美国学者的神经,他们认为这将极大危害美国的国家安全体系,增大假冒部件的风险。

    很多国家为创新型初创企业提供方便获取的低成本资金,如中国国家开发银行2010年借贷354亿美元以发展风能和太阳能。相比之下,同年美国仅提供40亿美元的资助和160亿美元的贷款。

    美国《初步设计》报告认为,造成美国制造业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未能有效地将基础研究领域的投资转化为经济和商业价值。美国国家科技委员会指出,美国的基础研发活动和技术创新的实际应用之间存在鸿沟,随之带来美国在高技术高附加值工业产品上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尤其是早期的技术研发成果无法实现高效的规模化、推广化和商业化进程,因为这个过程,需要复杂的制造工艺的研发来同步跟上。

    美国在基础技术研发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但是这些投入并没有收获相称的产业和商业利益。如《美国先进制造国家战略规划》中提到,在国家基础研发活动和生产技术创新及应用之间存在的鸿沟给美国的创新投入带来极大的浪费,同时制造业并没有从基础创新中获取足够的利益驱动。与此同时,制造业国际竞争在加剧,国际上各主要工业国家都在投资和动员资源加强制造业商业化转化基础,德国、日本、法国、韩国等都比美国进行了更大的投入。这些国家都建立了政府、工业界、学术界的合作关系来促进制造业创新。

    缺乏对创新能力的整合

    美国具有良好的技术创新的基础条件,但是未能更好地将这些创新能力整合起来,以支持美国制造业复兴战略,尤其是与制造业相关技术的规模化和商业化。

    具体而言,这就形成了四个大问题:一个是制造业大量外迁,伤及国家制造业产业链,很多产品无法在本国内全链生产,危及国家安全;二是就业机会减少,产业工人待遇低,产业工人技能低且无提高途径;三是失去的制造业基础设施伤及制造业创新能力;四是制造业创新和产品的市场成功之间存在鸿沟。

    本人曾经在华盛顿参加了由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新成立的制造前瞻智库MForesight所举办的高峰会,见识了美国制造精英界对制造与贸易的看法。毫无疑问,与会者对全球自由贸易忧心忡忡,他们认为,所谓的自由贸易仅仅是一幅图景,现实的情况是,每个国家都想让自己的工业最终在世界上脱颖而出。美国的弱点是,业界迫于持股人逐利的压力,只关注盈利多少,而认为美国经济是其他人应该关注的事情。国家则应该把注意力回归到客户、雇员、本地社会上。大量的制造业外流使得美国的制造业实力遭受沉重的损伤,将制造业的工作与技术带回美国迫在眉睫。

    参会者认为,尽管美国的经济看起来还不错,失业率也不高,但是,几十年来,美国雇主与雇员的关系在持续恶化。雇主想寻求更低价的劳动力,随便就可以抛弃雇员,而雇员也因此丧失了对于雇主的忠诚。IBM被作为一个反面案例被提出。1992年前,它从不解雇工人;而后,它开始走上解雇工人这条不归路了。到了2003年,IBM甚至要求美国工人要接受雇佣条款去培训他们在海外的替代者。

    制造业的研发R&D留在美国,下游全部离岸外包,这是美国的普遍现象。美国民众正在强烈要求,需要把真正有价值的工作和所有的下游工作拿回来。这种基于本土工作、对制造业现状不满的情绪在民众中蔓延。

    (注:本文编辑节选自图书《美国制造创新研究院解读》)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