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鞋帽信息> 疫情如何改变球鞋的未来

    疫情如何改变球鞋的未来

  • 2020/3/9 9:26:57|文章来源:中鞋网|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2020注定是不平常的一年,一次疫情直接改变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在商业世界里,这次疫情也(以及政府的管控)注定成为了一次黑天鹅事件,影响着几乎所有的行业。比如医疗行业的崛起,线上服务(游戏,远程办公/教育)的需求暴涨,又比如对第三产业(以餐厅,影院为代表的服务业)的打击。那么这次的疫情会如何影响球鞋行业呢?我们这次聊的细一些。

           如果说疫情对行业的影响,其实在销售端,我们尚且有线上的平台(微信小程序,淘宝,天猫)来予以替代,但是在生产端,国家对于工厂的管控在未来一定会成为影响球鞋行业的最大因素。

           大部分国产品牌在在上世纪90年代通过国内的人口红利起家,基本都会把工厂设在大陆。而这次全国统一要求延后开工日期。作为不可抗力,工厂可以合理延后合同履行的时限,这个直接导致绝大部分国产品牌在2020年后两个季度的货品供给。

           以安踏为例,其最新发布的《环境,社会及管治报告》显示,安踏集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有653家原材料供应商和OEM(OriginalEquipment Manufacturer,原始设备制造商,可以理解为代工厂)。其中有多达645家都在中国境内,其余8家在海外。

           同一时间内,安踏集团也在对19年底完成收购的亚玛芬集团(Amer Sports)进行私有化进程。为此我特意查了一下亚玛芬集团的供应链管理文件,其中的列表显示亚玛芬集团的供应商中也有接近一半在我国。

           由此可见,作为已经开始进行国际化的国产品牌老大安踏,如今也不得不面临供应链集中在国内的情况。这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这足以说明中国依然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生产大国。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的供应商延迟交付,按照数据中国产品牌对国内供应商的依赖程度,这次疫情注定会让国产球鞋的供应出现滞后,比如会在6月30日以后发货的韦德之道Infinity“退役之夜”的预售。

           此时,几个国际品牌,会稍微显得从容一些。作为国际公司,他们大多会使用响应速度更快的Just-In-Time库存管理系统。其中更特殊的则是adidas,adidas集团早在3年前就为了拓展以城市为单位的国际性策略,并以此为基础提出了划时代意义的Speed Factory概念。

           他们相信全球的几个核心城市(伦敦,洛杉矶,纽约,巴黎,上海,东京)会作为最重要的增长点刺激下一轮的增长。但是在刚刚过去的19年底,adidas宣布由于经济性和灵活性(原文“more economic and flexible“)关闭其在德国和美国的Speed Factory,只保留亚洲地区的Speed

           Factory。那么我们可以从中得知,哪怕是Speed Factory这样的精英项目,在成本和供应链成熟度方面,全世界的其他地区很难和亚洲(并不一定是中国)相比。类似的,Tesla 在上海开设了一家超级工厂,就是看中了中国的完善供应链和远比北美低廉的成本。

           那么在疫情发布之后,相信adidas也一定意识得到,如果真的仅仅因为成本和成熟度就把所有的资源集中到亚洲/中国是需要承担不少风险的,至少2020年这一整年,adidas都会面对和国内品牌十分相近的囧境——货品推迟,库存压力,成本增加,等等等等。

           最后,我们来看一个“优秀作业”,这一份就是行业老大Nike交出的答卷。从Nike官方提供的查询网站中,我们可以查看Nike在世界各地的工厂情况。

           我们可以看到,Nike的原料来自世界上的11个国家的70个供应商。对应的,Nike在世界各地的40个国家有523家代工厂,超过一百万名工人(其规模和安踏集团相近)。

           但是当我们单独看国内的代工厂数据的时候:中国大陆仅仅有110家代工厂和15万名工人,占全球总数的18%和14%。

           其实,早在10年前,Nike就开始将代工厂从中国大陆迁往用人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这一点从Nike产品的品控中也可以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就现在来看,Nike的代工厂分布远比其他任何品牌都分散,在这次疫情中受到的影响自然就非常小。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比如Nike旗下的子品牌Hurley在大陆就有少许的代工厂。而Nike目前仍然没有把以海上运动为主的子品牌Hurley引入国内,所以可见这一小部分产品全部都是国产并出口的,这些产品注定会受到疫情的影响。

            总体上来说,在球鞋行业的供应链管理中,国内公司受到到影响最大。安踏作为国产一哥,在未来国际化的过程中,不仅会了解国外消费者的审美和需求,也需要拓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资源(代工厂/销售渠道)。

            相比之下,李宁的预售的确可以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作为应急策略值得夸赞。但是一旦政府放开管控,大家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这样的长时间等待注定不会获得消费者的好感。希望李宁可以通过这次疫情查漏补缺。

           adidas作为相对更依赖亚洲代工厂产能和成本的公司,在这次的疫情后也一定会重视位于其他大洲的生产资源,如果这时候重新起用已经关闭的Speed Factory,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欧美市场需求。毕竟Speed Factory已经推动多年,全球策略的基础仍在。

           Nike预见性地分散了风险并降低了成本。也许过去几年内,由于东南亚新工人的操作或者供应链的不成熟,Nike的品控被消费者频繁诟病,但是在如今的疫情影响下,我们也必须承认Nike这次又出人意料地走在了行业的前端,而Nike也一定会继续坚持他们对于真正意义上全球化供应链管理的策略。

共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