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国内动态> 浙江:疫情常态下求变才是出路

    浙江:疫情常态下求变才是出路

  • 2020/7/4 9:44:43|文章来源:中外缝制设备|评论:网友评论 0 条
    01
    疫情对全球的影响

           这次疫情已经创造了许多历史纪录:

           它是自西班牙大流感以来全球最大规模的流行病;

           它导致了1930年以来最大的经济停摆;

           它创造了OPEC成立以来最大的当日油价跌幅;

           它促成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央行干预。

           高传播、长潜伏、弱致命、强护理,这四个特征击穿了最发达国家的防御体系。

           目前,再先进的国家也只有隔离这一种办法管用,所以全球就这么被隔离起来了。

           隔离打击最大的是什么行业?
           服务业。

           越是发达的国家越是依赖服务业,中国的服务业占比已经超过50%,英美法德国家的服务业已经占到70%至80%,因此越发达的国家受疫情的打击越重。

           目前全球经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给出2020年全球经济跌幅3%至4%的预测,美国预计跌幅5.9%,欧洲跌幅6.65%,日本跌幅5.2%,中国第一季度的GDP损失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数据来源于人民日报微信版)。

    02
    市场萧条是普遍现象

           缝制机械行业虽然属于第二产业,但是受到的打击也很大。

           据中国缝制机械协会3月调查问卷显示,161家问卷企业中59.01%的企业认为疫情导致企业经营出现一些困难,企业经营勉强维持,部分企业甚至经营暂时停顿,仅1.86%的企业认为疫情对于企业经营没有明显影响。

           从数据看只是表象,小编采访到义乌陶凌缝制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唐溥,这个“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小商品市场”的义乌,往年缝纫机生意一向红火,今年从开年后则甚是惨淡。

           义乌政府规定当地市场3月1日开放,这比以往开业推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即使开业,进入市场的客户也是寥寥无几。

           唐溥告诉小编,市场刚开放的时候客户仍然有订单,会采购一些零配件及设备,到了四月份,情况变得更加严峻,这时候唐溥就和团队开始主动走出去,到服装工厂寻找订单,主动提供服务。

           义乌服装市场主要是以外贸为主,这方面损失惨重,欧美订单基本上被取消了,处于停滞状态,目前都只是承接一些东南亚、国内的订单在维持。

           义乌地区的工人大部分是外地的员工,主要以江西和安徽务工人员为主,也有湖北地区的务工人员,尽管政府出台政策,对外来务工人员专车、专列接送,外来务工的工人从三月份开始就陆陆续续返厂,但仍然满足不了工厂的需求。

           义乌服装市场主要以袜子、内衣为主,因为疫情的原因,不像以往都是大门敞开,有车辆进出的,现在都是只开一个小门,车停在外面,员工走小门进出,办公室都没什么人。

    03
    供应链受创——零件市场

           缝纫机整机销售艰难,上游企业——零件市场亦是如此。

           宁波缝制机械零部件行业现有超过200人以上规模的企业90多家,其余的企业200多家,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缝制机械零部件产业集群的代名词之一,宁波聚集了众多零部件骨干企业。

           宁波缝制机械协会秘书长虞勤告诉小编,自疫情爆发以来,宁波零件市场生产订单量锐减,下降了60%至70%,加之全球疫情的影响,外贸订单损失更为严重。

           制造业受到了重创,产业链出现了断裂,特别是和国际贸易相关的企业,有的是因为丢掉了订单,订单缺失使得产业链停摆。

           对各企业来说,这是艰难的时期,疫情这个不可抗力,让许多企业都猝不及防,纷纷延迟复工、减少员工工作时间。

    04
    惟有求变才是出路

           这次疫情不像17年前的非典,三个月一过,到了5月份便戛然而止,生产生活全面恢复。

           目前,全球确诊病例已超过1000万例,情况不容乐观,总体疫情持续时间会拉长,防疫状态下对人员流动的隔离、商务活动的限制、物流运输的不畅将是常态。

           多数中小企业将面临持续的生存压力。

           中央已经提出内防反弹、外防输入,疫情的管理控制不能放松,要把疫情的控制作为一种常态化的状态来对待。

           疫情常态化下,对于经销商来说尤为困难,服装工厂订单的减少直接导致设备购买量锐减,但“危机”二字,有的人看到的是危,有的人透过表象看到了“机”。

           唐溥说:“这也不全是坏的方面,也有好的方面,就是大家对工艺要求提高了,要求特别多还很苛刻,对一些产品质量的要求整体提升,我觉得对整个义乌市场来说是好事。因为往常都会说中国义乌生产的东西质量不好,现在很多服装厂就是一边在做订单一边在狠抓质量,对质量提出严苛的要求,这使得义乌生产的产品整体质量有了很大的提升,对以后外贸接单是一个好的基础,是一个新的起点,在行情不好的时候大家抓质量,这是为下一次腾飞做准备。”

           服装工厂抓质量的同时,也给经销商带来了机会,唐溥开始和团队到服装工厂帮助用户把机器调得更加稳定,把一些速度快、效率高的,比如星锐绷缝机这种高端的设备,推荐给服装厂使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既满足服装厂抓产品质量的需求,又满足务工人员提高收入的要求。

           唐溥说机器好用了,效率高了,工人工资增长了,以后等服装工厂这个艰难的周期缓过来,再谈接下来更大合作的事情就会有更大的空间。

           当然给服装工厂服务也是贴心定制,有一定规模、有自己品牌并且是真的想把质量提上去的服装工厂,在这种时候是最需要贴心定制服务的。

           与此同时,唐溥把服装工厂的严苛要求反馈给整机厂,星锐工厂做出服装厂定制的机器,再给服装厂使用,服装厂客户认可就等于是留下了后续跟客户谈判的资本。星锐公司有很好的技术人才储备,这个时候就要把资源利用起来。

           唐溥说:“其实这也是一个契机,整个行业在洗牌,我把现有的客户维护好了,如果有一天行情好转,客户就会想到我。我就是想告诉客户我是踏踏实实在做服务,本着大家能够合作的态度来共同面对困难。”

    05
    企业要修内功


           企业在强化自身疫情防控的同时,要多做“基本功”,虞勤说宁波缝制机械协会针对零部件企业给出了一些实质性建议。

           首先结合企业自身实际和特点,增强应对挑战、改变自我、提升自身的能力,全面激发员工潜能。

           其次加快产品研发,通过产品反馈信息、用户需求信息、整机研发信息等多渠道的收集归纳,形成产品研发和调整的参考方向和数据库。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虽然疫情和市场走向存在不确定性,但要始终明确企业发展方向,就是坚守专业化生产方向不动摇,围绕主业不断提升应对挑战和风险的能力。

共0条评论